工業區路樹與我

"工業區的路樹活著,不是因為路樹想活著,而是因為資本家需要路樹,所以資本家讓路樹活著"

我想畫這幅畫很久了,因為我常常覺得自己跟工業區的路樹一樣,一輩子受著別人的擺布,一輩子為了別人的需要而活。

文章標籤

K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